珠海新闻网 欢迎您!

  • 首页 > 经济 > 正文

    经济学家把脉2019中国经济

      3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了第一季度的两份调查问卷。数据显示,倾向于“更多投资”的居民占29.2%,比上季度上升1.9个百分点;银行家宏观经济信心指数70.1%,比上季度上升1.6个百分点。市场预期转好。

      如此开局实属不易。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近年来,我们面对的是经济转型阵痛凸显的严峻挑战。新老矛盾交织,周期性、结构性问题叠加,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多边主义受到冲击,国际金融市场震荡,特别是中美经贸摩擦给一些企业生产经营、市场预期带来不利影响。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稳”成了2019年经济发展的关键词。

      从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到前不久闭幕的,一系列宏观经济政策的安排透露出政府稳经济的决心。多位经济学家预测,2019年中国经济走势会呈现前低后高的特征。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团队研究了从1949年到现在的中国经济运行和政策运行特征,他发现伴随着经济增长的下行,必然会出现产能过剩和企业经营困难。“这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大力度地出台政策支持中小企业的现实情况。”

      据贺强介绍,为了稳经济,并且重点解决企业的困难,积极的财政政策更积极了,“国务院下决心了,宁可让政府过苦日子,也要想方设法让企业过好日子。”一系列扶持小微企业的政策出台极大地增强了企业发展的信心,其中最超预期的就是减税降费的力度。

      3月20日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围绕从4月1日起将制造业等行业16%增值税率降至13%、交通运输和建筑等行业10%增值税率降至9%的举措,决定进一步扩大进项税抵扣范围,将旅客运输服务纳入抵扣,并把纳税人取得不动产支付的进项税由分两年抵扣改为一次性全额抵扣,增加纳税人当期可抵扣进项税。对主营业务为邮政、电信、现代服务和生活服务业的纳税人,按进项税额加计10%抵减应纳税额,政策实施期限暂定截至2021年底。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近两万亿元的减税降费红包逐渐分发,这是实实在在地给企业负担“做减法”,给企业发展“做加法”。

      另外,2019年刚开年,央行就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置换部分中期借贷便利。1个百分点的下调基本对冲了今年春节前由于现金投放造成的流动性波动。

      在此基础上,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既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又要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有效缓解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此前,在腾讯金融科技智库春季研讨会上,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牛犁说,今年一开年就加快了地方政府专项建设债券的发行,中央预算内资金尽早下拨,这样对稳定后续的基建会起到很大作用。再加上中美贸易谈判取得了实质性进展等,几个因素叠加在一块,实际效果虽然不会立竿见影地显现,但预期效应会先出来,改善大家的信心和市场预期。

      政府做了很多努力,保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内。牛犁判断,今年经济仍然可以平稳开局,但显然没到非常乐观的程度。关键的问题在住房和汽车两个市场,这是两个最大的龙头。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汽车市场大幅度下挫,销量产量连续几个月出现了两位数下跌,由于汽车产业链非常长,深度调整对上下游产业都带来了严重影响。同时,房地产市场也降温不少。2018年,商品房销售面积171654万平方米,比上年增长1.3%,比上年回落6.4个百分点;房屋竣工面积93550万平方米,下降7.8%。牛犁说,现在的竣工率差不多相当于2008年的一半左右,意味着开发商的积极性在降低,建设周期在拉长。

      两个龙头市场的降温给市场带来了很大压力,野村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认为,这其中影响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比如,此前,房地产的火爆以及2016-2017年车辆购置税下调带来的市场短暂繁荣,而随着政策调整、退出,市场放缓。

      另外,牛犁表示,短期经济下行以后,大型企业的需求也在减慢,再加上这两年大家去买房子、还月供,居民的杠杆率上升过快,形成了一定的挤出效应,这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去调整、恢复。

      除了国内市场的风险,美银美林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乔虹还提醒要警惕整个国际经济形势中可能的风险点,特别是欧洲、日本甚至美国,它们的经济发展都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国际机构也在不断下调增长的预期指标。

      专家们普遍认为,中国经济仍面临着很大的下行压力,但在政策逐步见效后,市场预期、信心改变相叠加,经济能保持相对平稳的开局。

      对于2019年中国整体经济形势,不少专家给出了积极信号。作出这个判断主要原因在于目前降准、减税等货币、财政政策利好,对下半年的经济增长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表示,短期来看,我们的政策转向稳步推进结构性去杠杆,从这个角度来看,就有理由相信下半年的经济预期是不悲观的。长期来看,中国的内需动能不弱,就基建和房地产来说,中国还在不断城镇化的过程中,目前房地产投资的下降,一定程度上与房地产调控有关,而因城施策等政策,将会激发房地产行业的动能。

      乔虹亦认为,从基本面来看,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趋势还在延续,但随着政策力度增大,经济增速会在二季度企稳,此后缓慢回升。

      陆挺判断,促进经济发展的传统政策的空间正在变小,结构性改革在今年会有亮点。具体则表现为利率市场化可能会进一步加快,人口、户籍和土地等政策的改革将成为本轮经济企稳回升的重要推手。

      “从去年年底至今,我们已经看到了更多利好民营企业的政策出台,以及更大规模的减税。在这些改革措施的背后,政府重新认识市场并提高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至关重要,这不仅关系到本轮的经济发展,更关系到中国经济的长期繁荣。”陆挺认为,“今年经济走势前低后高增长。”

      3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了第一季度的两份调查问卷。数据显示,倾向于“更多投资”的居民占29.2%,比上季度上升1.9个百分点;银行家宏观经济信心指数70.1%,比上季度上升1.6个百分点。市场预期转好。

      如此开局实属不易。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近年来,我们面对的是经济转型阵痛凸显的严峻挑战。新老矛盾交织,周期性、结构性问题叠加,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多边主义受到冲击,国际金融市场震荡,特别是中美经贸摩擦给一些企业生产经营、市场预期带来不利影响。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稳”成了2019年经济发展的关键词。

      从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到前不久闭幕的,一系列宏观经济政策的安排透露出政府稳经济的决心。多位经济学家预测,2019年中国经济走势会呈现前低后高的特征。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团队研究了从1949年到现在的中国经济运行和政策运行特征,他发现伴随着经济增长的下行,必然会出现产能过剩和企业经营困难。“这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大力度地出台政策支持中小企业的现实情况。”

      据贺强介绍,为了稳经济,并且重点解决企业的困难,积极的财政政策更积极了,“国务院下决心了,宁可让政府过苦日子,也要想方设法让企业过好日子。”一系列扶持小微企业的政策出台极大地增强了企业发展的信心,其中最超预期的就是减税降费的力度。

      3月20日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围绕从4月1日起将制造业等行业16%增值税率降至13%、交通运输和建筑等行业10%增值税率降至9%的举措,决定进一步扩大进项税抵扣范围,将旅客运输服务纳入抵扣,并把纳税人取得不动产支付的进项税由分两年抵扣改为一次性全额抵扣,增加纳税人当期可抵扣进项税。对主营业务为邮政、电信、现代服务和生活服务业的纳税人,按进项税额加计10%抵减应纳税额,政策实施期限暂定截至2021年底。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近两万亿元的减税降费红包逐渐分发,这是实实在在地给企业负担“做减法”,给企业发展“做加法”。

      另外,2019年刚开年,央行就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置换部分中期借贷便利。1个百分点的下调基本对冲了今年春节前由于现金投放造成的流动性波动。

      在此基础上,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既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又要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有效缓解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此前,在腾讯金融科技智库春季研讨会上,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牛犁说,今年一开年就加快了地方政府专项建设债券的发行,中央预算内资金尽早下拨,这样对稳定后续的基建会起到很大作用。再加上中美贸易谈判取得了实质性进展等,几个因素叠加在一块,实际效果虽然不会立竿见影地显现,但预期效应会先出来,改善大家的信心和市场预期。

      政府做了很多努力,保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内。牛犁判断,今年经济仍然可以平稳开局,但显然没到非常乐观的程度。关键的问题在住房和汽车两个市场,这是两个最大的龙头。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汽车市场大幅度下挫,销量产量连续几个月出现了两位数下跌,由于汽车产业链非常长,深度调整对上下游产业都带来了严重影响。同时,房地产市场也降温不少。2018年,商品房销售面积171654万平方米,比上年增长1.3%,比上年回落6.4个百分点;房屋竣工面积93550万平方米,下降7.8%。牛犁说,现在的竣工率差不多相当于2008年的一半左右,意味着开发商的积极性在降低,建设周期在拉长。

      两个龙头市场的降温给市场带来了很大压力,野村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认为,这其中影响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比如,此前,房地产的火爆以及2016-2017年车辆购置税下调带来的市场短暂繁荣,而随着政策调整、退出,市场放缓。

      另外,牛犁表示,短期经济下行以后,大型企业的需求也在减慢,再加上这两年大家去买房子、还月供,居民的杠杆率上升过快,形成了一定的挤出效应,这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去调整、恢复。

      除了国内市场的风险,美银美林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乔虹还提醒要警惕整个国际经济形势中可能的风险点,特别是欧洲、日本甚至美国,它们的经济发展都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国际机构也在不断下调增长的预期指标。

      专家们普遍认为,中国经济仍面临着很大的下行压力,但在政策逐步见效后,市场预期、信心改变相叠加,经济能保持相对平稳的开局。

      对于2019年中国整体经济形势,不少专家给出了积极信号。作出这个判断主要原因在于目前降准、减税等货币、财政政策利好,对下半年的经济增长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表示,短期来看,我们的政策转向稳步推进结构性去杠杆,从这个角度来看,就有理由相信下半年的经济预期是不悲观的。长期来看,中国的内需动能不弱,就基建和房地产来说,中国还在不断城镇化的过程中,目前房地产投资的下降,一定程度上与房地产调控有关,而因城施策等政策,将会激发房地产行业的动能。

      乔虹亦认为,从基本面来看,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趋势还在延续,但随着政策力度增大,经济增速会在二季度企稳,此后缓慢回升。

      陆挺判断,促进经济发展的传统政策的空间正在变小,结构性改革在今年会有亮点。具体则表现为利率市场化可能会进一步加快,人口、户籍和土地等政策的改革将成为本轮经济企稳回升的重要推手。

      “从去年年底至今,我们已经看到了更多利好民营企业的政策出台,以及更大规模的减税。在这些改革措施的背后,政府重新认识市场并提高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至关重要,这不仅关系到本轮的经济发展,更关系到中国经济的长期繁荣。”陆挺认为,“今年经济走势前低后高增长。”

    责任编辑:珠海新闻网

    上一篇:大市分析:市场现时对经济衰退有过份恐慌反应


    下一篇:经济日报:今年土地市场走势仍是“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